高洪波跌宕的2016:国足缘仅253天 情怀败给个性?

作者:疯狂体育 来源:互联网 2016-12-28 10:03 点击:

2016,中国足球又一个“多事之年”。从40强赛峰回路转,到12强赛惨淡开局,多年之后,这些成绩也许只是低谷中的中国足球平稳过渡的一年。但此时此刻,人们身在其中,更倾向于用“失望”形容国足的2016——高开低走,这是难免的情绪,更是奚落国足成了习惯。这一年,高洪波来去匆匆,只在国足帅位上待了253天,差113天满一年。

[上任]

2016年中国男足国家队的起承转合,酷似一部好莱坞商业大片,法国人佩兰离任,国足在40强赛还剩2场时成了无帅之师。形势万分紧急之时,高洪波走入剧情,开始了一年的颠沛和跌宕。

年初选帅,高洪波第一时间应聘。他说,作为本土教练,这是责无旁贷的,出任国足主帅是我的最高追求。

资深足球记者赵宇在2016年里深度跟踪了中国男足的所有训练和比赛,也不止一次专访过高洪波本人。赵宇说,中国足协主动联系了高洪波,而高洪波也一直在等待着国家队的再次召唤,他几乎第一时间就答应了下来,甚至连待遇等细节都没谈。

当时的国足在连平中国香港之后,几乎已无缘晋级12强赛,除非奇迹。正因如此,高洪波的职衔很长:2018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中国男子足球队主教练。

上任第二天,中国足球队官方微博发布了高洪波重返国足的海报,以“不忘初心”为主题,并援引了高洪波曾经说过的话——“我把过去为国家队的工作,作为上半时。只要有机会,我就要把这90分钟踢完”。

[狂欢夜]

高洪波第一次带国足打世预赛,只踢了2场就被下课。这一次,他带队的合同写得清楚:带40强赛的最后2场——倒也首尾呼应。于是,4-0有惊无险地战胜马尔代夫后,高洪波在西安面临“命运之战”,不仅要确保拿下卡塔尔,还要寄希望其他组的竞争对手掉队。而前者,是他挂帅上位时立下的“军令状”。

3月29日,西安市的陕西省体育场,“红色海洋”已不足以描述当天的盛况,身穿红色衣服的观众提前4个小时就抵达球场,人们的期待甚至不像是为了一场比赛。赛前2小时,国家队大巴艰难地穿过人群进入球场,球迷喊声震天,像是欢迎英雄到来。

终于,黄博文轰进世界波,整座体育场的能量瞬间爆发,如同庆功宴上香槟酒的瓶塞被拔下的那一秒。而且,奇迹真的发生了,菲律宾和伊朗战胜了朝鲜和阿曼,中国男足奇迹般地时隔15年后重回世预赛亚洲区的最后一环:12强赛。

那一晚,或许是高洪波2016年的情绪顶点。凌晨12点多,已接受过一轮媒体采访的高洪波,又一次被记者围在了入住的酒店,他笑着问:“哪位领导先来?”印象里,他从没称过记者是领导。那晚,高洪波说了很多,比如:“如果能成为国家队教练,不管有没有希望晋级,我都愿意接受这个挑战,能够成为国家队的教练,永远是一种骄傲。”
奇迹之后的第三天,中国足协宣布高洪波留任,职衔终于换成了:中国男足国家队主教练。展望12强赛时,高洪波说:“关键的12强赛,国足要放低姿态去拼每一个对手。”

赵宇回忆:“足协通知他继续带队,他很快接受了,尽管待遇比俱乐部要低一些。但我相信,即使更少的钱,他也愿意带,他不认为带国家队是钱的事。他希望带队踢世界杯,这是对他来说最大的成功吧。”

事后有报道称,高洪波把自己的钱分了一部分给助理教练傅博和区楚良。赵宇解密:“这并不准确。他确实积极为助教争取了待遇,甚至说过‘实在不行,把我的钱分给他们一点’这种话,但足协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。”

上任后10天,12强赛的分组揭晓,国足前两场将力拼韩国和伊朗。但其实,分组的结果早不再神秘,国足以第12名的位次进入12强赛,注定要与日韩澳伊之中的2支分在一组,赛程也不会有变化。

6月初,国足在秦皇岛和大连进行了2场热身,分别4-2战胜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、0-1输给了哈萨克斯坦。练兵之外,最让人遗憾的是,高洪波先后两次带国足的连胜纪录停止在了9场。

[韩国]

12强赛首战,国足做客韩国首尔世界杯体育场,这座曾经的世界杯主体育场随着时间的推移露出了陈旧。但在足球的语境里,这也暗示着底蕴。

中国球迷期待高洪波复刻神奇的“3-0”,但经验丰富的韩国队用3粒进球打穿了高洪波的5后卫体系,之后几乎进了第4球。此时,醒过闷的国足终于在蒿俊闵和于海的带领下反击,连进2球后,高洪波差点在终场前完成了逆转。单说这场球,球迷满意。

赛后,笔者在新闻发布会门口撞见了高洪波,一名亚足联官员也恰好遇到了他,两人显然此前认识。这位官员用力地拍了拍高洪波的肩膀,用英语说:“今天干得不错,未来几场加油!”

5天后,国足回到沈阳,坐镇主场0-0逼平了伊朗。前两场拿1分,业内人普遍认为结果“可接受”。后面2场对叙利亚和乌兹别克斯坦,国足希望拿4分。

[兵败]

但谁都没想到,再回“福地”西安,高洪波的球队竟然输给了叙利亚,输球的方式竟然是:进攻端毫无建树,争议门将顾超犯了一个致命的出击失误。赛后,西安球迷高喊“退票”,甚至“下课”。国足和高洪波在西安的命运曲线,波峰与波谷的周期只有半年。

塔什干,这个陌生而神秘的中亚城市见证了高洪波的下课。0-2输球后火线请辞时,高洪波暗示赛前领导找他谈话是辞职的原因,但足协第一时间否认赛前暗示过高洪波下课。

但无论如何,一场比输给叙利亚更被动的完败,和赛后的开炮,几乎宣布了高洪波“永别”国家队的帅位。那晚的90分钟里,笔者的目光几乎从未离开场边抱怀而立的高洪波,他几乎一句话也没说。

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,高洪波几乎是在新闻官的目瞪口呆下宣布辞职,然后转身离开。随后,他一个人坐在大巴车的第一排,看会儿手机、发会儿呆。当晚,高洪波随队伍回国,与在酒店大厅里踱步近一小时的足协主席蔡振华没有任何交流。

[落幕]

现在回想来,高洪波第二次执教国足期间,除了西安出线的那一晚,他向媒体吐露的消息几乎寥寥,尤其是排兵布阵、比赛战术的专业提问,不少记者都被高洪波“闷”过。赵宇评价,高洪波性格内敛,不喜欢和外界接触,他始终和身边的人保持着或远或近的距离,很难有人知道他真实的想法。

“当然,高洪波很有追求,很有情怀,能力虽比不上外教,但也算国内教练里排在前三的水平。或许,他的性格对他走向更大的成功是个羁绊,如果关系疏通得更顺利些,他可能获得更大的成功。当然,在本土教练里,高洪波两次带国足,已经算很成功了。”

返回顶部